2019-3-1 发行

鉴赏篇章 1

川岛公之

 

在我工作的30多年来,遇见了很多眼力超群的前辈。龙泉堂的总负责人杉山定敏也是其中之一,还记得那是我进公司的第3个月的时候,社长高桥三朗说:“因为今天杉山先生来,你好好看着”。我当时站在门口想到底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的时候,大概一位看上去70多岁的老爷爷来了。看到我的脸目斥一声:“你是谁啊?”,我马上回答说:“我是新来的,请多指教”。衫山先生说了一句“哦”就马上转个方向去了厕所。高桥社长则去了接待室,但是杉山先生还没有出来。

我有些担心的等在厕所门口,10分钟之后门开了。然后四目相对的时候,杉山先生又问:“啊,你是谁啊?”,我又低下头马上回答说:“新来的。”杉山现实说:“啊,是吗。”然后走进了接待室。随后我也坐进了房间角落的凳子上,注视着杉山先生。杉山先生一边叼着没有过滤器的香烟,一边仔细地端详着当年6月和高桥社长一起在纽约和伦敦买回来的东西。我眼睁睁地看着杉山先生叼着的香烟渐渐变短了,烟灰堆起来了,这个人什么时候把烟放在烟灰缸里呢?我当时就只在意这件事情了。

当时杉山先生刚好拿着钧窑的碗。果然,不出所料堆积的烟灰一瞬间掉了下来,落在了钧窑的碗里。“啊!”的声音出来之时,杉山先生将手上的碗轻轻的放在桌子上说。“高桥,这可是珍品啊。”这时,我突然对于刚刚陷入自我世界的状态感到了不安。杉山突然转过身来说:“喂,小子,把那个放在那上面。”我当时想“那个”大概就是我面前看到的均窑的碗吧,然后在伸手准备触摸到碗的瞬间,“干嘛!不是这个,那个!“说着,他指了指不起眼的古玉做的琮。颜色暗淡,形状也有点扭曲了。“那上面”大概是指地板上铺的黑色垫板吧,于是我就把那个古琮放在垫板上。 

杉山先生又说:“喂,再往银座挪一点。” 我心里嘀咕:“什么?银座?” “太过了,回到日本桥” “日本桥??”...这样来回几次,终于理解“银座”是指左边,“日本桥”是指右边。我心里想着“真麻烦啊,说左右不行吗”,当然这是不能抱怨的,按照杉山先生的指示转动着古砡。“向右。不对,反了。有点过了。喂,再转一点。嗯,再多一点,对,一点点,再多一点...。好,就在那里!”我停下来,杉山先生仔细地端详之后,大笑着说:“喂,这样一来,这个就变成怪物了!” 他到底想说什么啊?对于入社第三个月的我来说是极为费解的。我望向高桥社长,他却满意地笑了。我又把目光转移到了杉山先生身上。杉山先生一边笑着,一边将第三根眼叼在嘴里。我也不知道要看哪了。


 

茧山龙泉堂内、川岛公之先生的画廊・讲座。

『美术中的「马」』

4 月26 日(星期五)・27 日(星期六)

午后3点~ 免费

详情请点击